经产观察
IT资讯
IT产业动态
业界
网站运营
站长资讯
互联网
国际互联网新闻
国内互联网新闻
通信行业
通信设备
通信运营商
消费电子
数码
家电
站长资讯

三阴性乳腺癌不再无药可治“复旦分型”下精准治疗后线%

作者:habao 来源: 日期:2020-7-29 0:43:59 人气:

  7月27日下午四时,国际顶尖学术期刊《细胞研究》(Cell Research)发表了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邵志敏教授团队的FUTURE研究结果。该研究提示,多线耐药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在“复旦分型”精准治疗下的四线及以上ORR(客观缓解率)可以达到29%,打破了这类患者既往的疗效局限。在研究结果发布之际,邵志敏教授团队进行了发布会及一例入组患者的现场诊疗经过分享。对此,医学界有幸在发布会现场邀请邵志敏教授和其团队的王中华教授对该研究结果进行解读。

  三阴性乳腺癌约占所有乳腺癌的15%左右,因雌激素受体(ER)、孕激素受体(PR)和HER2三个主要治疗靶点均为阴性而被称为“三阴”。这类患者由于缺乏靶点、复发转移风险高,被认为是预后最差的乳腺癌类型。其中,因经历过多轮治疗后病情仍然进展的三阴性乳腺癌更是接近“山穷水尽”,经常规方案治疗的ORR不到10%。

  为了解决临床治疗困境,邵志敏教授团队历时5年的时间专研三阴性乳腺癌的基础和临床研究,并于2019年成功绘制出全球最大的三阴性乳腺癌基因图谱,了该类型患者其实可以进一步细分类型。通过庞大的基因数据分析,研究团队根据不同基因特征,在国际上首次提出“复旦分型”标准,并据此将三阴性乳腺癌分为了4个不同的亚型:免疫调节型(IM)、腔面雄激素受体型(LAR)、基底样免疫型(BLIS)、间质型(MES)。

  经过大量的实验验证,通过4个“标签”检测的结果与患者基因检测结果高度一致,了检测的精确性。而且幸运的是,这一寻找“标签”的方法仅需进行数百元价格的免疫组化检测,诊断耗时短,具有广泛的可推广性。

  基于精准的分型方法,邵志敏教授和王中华教授团队开展了这项FUTURE“伞形”研究,共纳入了69例经多线耐药的“最难治”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在接受500多个热点基因和免疫组化检测后,根据“复旦分型”的基础分为7个治疗臂,接受不同的方案治疗:

  结果显示,总人群的ORR达到29%,疾病控制率(DCR)达到58%。其中,A臂的ORR达到100%,免疫治疗的C臂ORR达到52.6%,这也是免疫治疗的一大突破。另外,E臂也达到了可观的ORR(26.1%)。总人群的中位治疗持续时间为3.5个月。

  研究结果提示,在“无药可用”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通过“复旦分型”的精准分类,选用合适的治疗方案(包括靶向、免疫或化疗),成功取得了疗效突破。

  在发布会上,一例入组的女性患者分享了治疗过程。她是晚期乳腺癌患者,在既往多线治疗后疾病复发,遂到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就诊。在进行了相关检测后,根据“复旦分型”的分类定义为BLIS型,入组后使用阿帕替尼进行治疗,达到了部分缓解(PR),肿瘤缩小了约80%。

  此外,在FUTURE研究中,研究团队还不断发现“新”,例如LAR型患者比预计中的恶性程度更高,进展也更快,而且对抗雄激素受体的治疗不。这部分患者尚需进一步分析其特征,并调整相应治疗方案,以获得长期疗效。

  三阴性乳腺癌是一种异质性非常强的乳腺癌。同样的分期,同样的治疗方案,甚至可以得到完全不一样的效果。经过我们一年的努力,我们从FUTURE试验初步的结果中看到,多线治疗失败、‘无药可治’的患者加入到试验后,一半的患者获得了预后收益。在特定的几个臂当中,效果非常好,有效率超过了50%。

  既然研究已经在多线患者中证明了疗效,那就不要等到多线耐药后使用,尽量推到一线。从去年开始,最有效的治疗臂已经开始了一线%,有效率常非常高的,目前的有效率高达80%。这是FUTURE研究的第三个治疗臂延伸出的Future-C-Plus一线治疗研究。此外,还有一个是Future-Super研究,这个研究将患者随机到精准队列化疗联合靶点治疗组vs免疫治疗组vs传统化疗组,来对比三者疗效。

  和前夫同居的日子

  邵志敏教授指出,他希望把乳腺癌患者,特别是复发转移的患者治疗水平提高一步,并在日后把这种推广到一线、甚至辅助和新辅助治疗,这样他们团队的治疗就算是真正的成功了。

  ②初次复查转移后还未进行治疗(或可入组一线Future-C-Plus或者Future-Super研究);或者复发转移后经历了至少一种化疗方案的治疗,并出现病情进展(FUTURE研究)。

  

关键词:乳腺癌症
推荐文章
设计图片下载